沪港通税“迷雾”亟待解决

包括上海在内,自8月份以来,沪港通已经接受了密集而系统的测试,使得上海和香港的交易所、监管机构和证券公司异常繁忙。然而,在上海和香港资本市场开放后,国家财税部门对税收问题保持沉默。

8月30日和3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组织了94家已在全市场申请的会员公司进行第二轮沪港通网络测试。记者了解到,9月13日,两地还将组织全网系统性能测试和切换测试,以测试沪港通系统出现故障时的性能、容量和系统恢复能力。

虽然具体时间尚未宣布,但可以预见沪港通的正式开通指日可待。

“市场很忙。两地的交流非常繁忙。市场希望沪港通将为a股带来更多的场外资本。监管部门将全力推进沪港通进程。

然而,外界没有注意到的是,国家财税部门没有就沪港通发表公开声明。

由于两地税率不同,一旦沪港通启动,无论是内地投资者购买h股,还是海外投资者在香港购买a股,如何征税,以及交易过程中涉及的股息、红利和交易差额收入的税率如何,都亟待解决。

“9月1日,瑞银证券首席战略分析师陈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关于沪港通的税收问题,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发言人戈登表示,沪港通正式启动时,税收问题受到优先考虑,并得到了财税部门的大力支持。

但是,由于沪港通的税收问题涉及到现行的政策法规,我们不仅要坚持税收政策的公平性和严肃性,还要考虑沪港通的创新性和开放性。因此,我们应该做出谨慎的决定。

目前,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正与有关部门合作,推动这项工作,并争取尽快解决。

随着沪港证券交易所的成熟,市场也担心深港证券交易所是否也会得到监管机构的支持。为此,戈登表示,在沪港证券交易所经验的基础上,他还将支持深港证券交易所加强合作。改革成功的重要经验是渐进改革。首先,将在试点基础上总结经验,然后逐步推广。

记者致电财政部流通司,对方表示近期可能会发布相关文件,但具体时间还不清楚。

记者就此问题致电国家税务总局征求意见,但对方尚未发表声明。

沪港通(Shanghai-Hong Stock Connect)正处于一个敏感的时间点,其影响力远远超过为a股市场带来3000亿增量资金,而国家对资本市场税收政策的利与弊更为深远。在如此敏感的时刻,上海和香港之间的税制安排笼罩在迷雾之中。

港交所主席在谈到沪港通和香港资本市场发展前景时曾表示,两地的资本市场税率可以双向计算。一是在税收政策确定后停止向国家税务总局起诉过去的交易,即在税收政策不明确的前提下提前进行沪港通交易,并确保在税收政策确定后不再对过去的交易进行起诉。二是争取税收征管体系建设时间,在税收规则确定后,留出2-3个月用于两大交易所。

记者了解到,8月14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向主要证券交易商发行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沪港通试点方案(草案)。与4月发布的《沪港证券交易所交易互联互通试点实施细则》相比,修订后的草案有50多处修订。其中,删除了重要的两个“沪港证券交易所投资者应按照内地有关规定缴纳印花税”和“香港证券交易所投资者应按照香港地区有关规定缴纳印花税”。

没有提到个人和机构投资者所得税的细节。

然而,其中一个不显眼的条款值得注意。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香港证券交易所的参与者妥善保存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客户数据、委托及报告记录等。至少20年。

“无论从HKEx高管的声明,还是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沪港通试点计划,我们都可以看到沪港在税收问题上存在巨大的博弈。HKEx自然希望沪港通启动初期不会征税。大陆显然希望按照国内税法的规定征税。

然而,在我看来,税收是落后的。至少在短期内,沪港通投资者的税收细节将被搁置。

“9月2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家税务总局党校教授告诉记者。

至于国家财政税务部门为何对沪港通征税问题保持沉默,这位教授说,原因是这不是一个部门可以决定的事情。它涉及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联合决定。即使有文本,也可能不会立即发布。

“举个简单的例子,香港市场没有红税,而内地市场根据持股时间长短有明确的税率,沪港通只有一个股东是香港证券交易所。没人知道有多少投资者在背后支持它,因此引发了一个问题。如果香港投资者购买a股,上海证券交易所不知道其背后的香港投资者持有a股多久,也不知道如何征收红税。如果没有,这对内地投资者不公平吗?另一个问题是,在香港市场,交易双方均须缴付交易金额0.005%的交易费、0.1%的印花税和每笔交易0.50港元的交易系统使用费,而在内地市场,则没有交易费和交易系统使用费,内地投资者购买h股时,是否须根据香港税法缴付交易费和交易系统使用费?”9月3日,一家外资银行的高管张明(化名)在接受采访时指出。

张明也分析说,这也是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香港证券交易所保留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记录至少20年的原因。如果现在不收,可以在两地税收政策理顺后收。

在业内人士看来,悬而未决的问题是,自瑞银2003年首次在中国a股市场进行单一投资以来,合格的外国投资者(QFII)已经进入中国资本市场近11年,更不用说沪港通的开放税收安排了。

然而,如何对合格投资者的收入(即资本收益)征税以及合格投资者在中国的证券交易之间的差额仍有待解决。

“事实上,对合格投资者交易a股的资本收益征收所得税并非没有先例。

2008年9月,雷曼兄弟被宣布破产,雷曼兄弟在中国的基金也被清盘。根据2011年1月公开发布的信息,北京国税局在2010年确认,雷曼兄弟在中国设立的合格投资者(QFII)从2004年到2009年底实现的资本收益约为39.95亿元,因此对资本收益征收了约3.99亿元的非居民企业所得税。

值得注意的是,当北京国家税务总局对雷曼兄弟设立的合格投资者的资本收益征收所得税时,它选择在清算过程中一次性计算合格投资者交易股票的损益。

这似乎表明,税务机关可能允许损失无限期结转,直到合格投资者清算被取消。

虽然中国税务部门对QFII基金投资所得征税税率始终秘而不宣,不过在国内的QFII都是按照10%来计提投资收益。虽然中国税务机关一直对合格投资者基金的投资收益保密,但合格投资者在中国的投资收益按10%计算。

“9月3日,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税务专家雷音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说。

雷音认为,合格投资者作为境内非居民法人,多年来一直是根据国内税法征收的。合格投资者在中国的收入也大致可分为三类:持有股票期间的股息收入、资金存入托管人或购买债券期间获得的利息收入、买卖证券产生的差额收入。前两类按照新的企业所得税法征税。至于第三类,国内合格投资者已经达成默契,投资收益按10%计提。

“许多人认为合格投资者与沪港通没有什么不同。我个人认为合格投资者本质上不同于沪港通。就交易环节而言,合格投资者很难进出,买卖股票需要很长时间。然而,沪港通不同。只要国内外投资者达到50万元人民币的标准,他们就可以今天买入股票,明天卖出获利。

虽然合格投资者的税率在税收方面不透明,但合格投资者在中国停留时间长,税收也不复杂。然而,面对上港两地数千万个人投资者,如何以同样的方式解决税率差距呢?

”陈丽指出。

上述国家税务总局党校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国家大力推进沪港通,并努力开放两地的资本市场。即使税收问题很敏感,也很容易继续。沪港通在实际运营中,可以根据市场情况逐步确定困难的税收环节。如果税收细节从一开始就公布,显然对市场弊大于利。

回顾被上海证券交易所删除的上海证券交易所沪港通试点计划(草案)中关于印花税的两个表述,上海市场的投资者将根据内地税法缴纳印花税。香港市场的投资者根据香港地区的有关规定缴纳印花税,即属地原则被推翻。

“事实上,作为一名投资者,我最关心的不是所谓的印花税、红色利得税或股息税。我最关心的是如何规定个人投资所得的税收。如果我在h股开户,买卖h股所得是否须缴纳内地个人所得税的20%,还是须缴纳香港的税法?如果香港投资者购买a股,其投资收益是根据内地税法还是香港税法支付的?

无可否认,两地的税率有所不同,香港的税率肯定比内地低。我唯一担心的是,内地投资者,无论买卖a股或h股,都要根据内地税法征税,而香港投资者,无论买卖a股或h股,都要根据香港税法征税。

这对买卖h股的内地投资者不公平。

“同一天,有意参与沪港通的上海资深投资者李阿明(化名)告诉记者。

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果沪港通开通后的某一天,税收细节仍未解决,可能会引发更大的问题。

“沪港通和合格投资者并存。前者在交易便利性和资本流入流出方面比后者更方便。即使排除税收因素,中国合格投资者仍有数百亿个配额。沪港通开通后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外国投资者将放弃合格投资者的国内配额,直接参与沪港通交易,并能够钻空。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教授袁俊也在采访中指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