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敦促陈水扁捍卫台北政府的尊严。

三天前被拒入境的朱婉琦于27日第二次前往中国香港。抵达机场后,她被中国香港警方拒绝入境,并被裹上防暴毯,强行送回中国台湾。

(新纪元)最近从中国香港遣返的台湾人权律师朱婉琦,在被中国香港警方用防暴毯绑上飞机后,于27日第二次被拒入境,被迫返回中国台湾。

朱婉琦敦促陈水扁政府不顾中国台湾的外交软弱,以比以往更严肃的方式向中国香港提出抗议,以维护中国香港台湾人民的人权和台湾政府的尊严,并让中国香港和人民明白,这种暴力有损中国香港的国际形象。

三天前被拒入境的朱婉琦于27日下午12点40分乘坐常荣869航班抵达台北,但被警方带往移民局机场办公室询问目的地。

朱婉琦说,除了参加中国香港法轮功协会组织7月1日相关活动外,她还将与律师讨论对香港政府拒绝中国台湾学生入境的诉讼。

她说移民官员这次没有解释拒绝她入境的原因,只是要求她交出手机。然而,朱婉琦告诉他们,当她24日进入中国香港被拘留时,机场入境事务处处长出示了一份文件,表明她可以通过电话联系大使馆、律师和亲属。

此后,移民官员不再坚持没收她的手机。

当时,提问者问她,“你不能通过电话联系中国香港的律师吗?”朱婉琦说:“很明显,我们的电子邮件和电话都被窃听了。

朱婉琦告诉记者,当时共有十几名警察在场。有人对她说,“我们非常尊重你,但我们很无助。我们正在执行命令。

朱婉琦对在场的十几名警察说:“你们应该遣返坏人。我是中国台湾代表,反对在中国香港的23个立法联盟。

人权无国界。我不仅代表中国人的人权,也代表中国香港的人权。你想遣返站在你这边的人权律师吗?午夜梦回时,你不感到不安吗?”根据朱婉琦的描述,一名女警察的眼睛当场变红,其他人保持沉默,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林培玲主任问朱万琦,告诉朱先生这是陈梦麟的命令。

此时,朱婉琦将中国台湾的新闻报道、中国香港入境事务处机场管制科的报道、阻止游客进入中国香港紧急会议的新闻报道展示给询问人员,并希望带她去见陈梦琳。

朱婉琦说,林培玲马上带她去见陈梦琳,但陈梦琳不想出来。

突然,警察抓住朱建国的眼镜,然后十几个人围在她周围(试图掩盖整个捆绑的情况),用防暴毯把她捆在飞机门口。

朱婉琦说,在飞机门口,伊娃航空公司空的高管告诉她,“移民局告诉我们有安全问题。

”当时,朱婉琦明确表示,“我不同意登机。作为一名人权律师,如果我轻易妥协这种不公平和不公正的侵犯人权行为,我就无法保护自己的人权。我如何保护他人的人权?”监工对朱建国表示钦佩和理解。

随后,中国香港移民局又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并告诉伊娃,如果最后一班飞机没有把朱婉琦带回来,伊娃将被罚款。

伊娃的主任希望朱婉琦登上飞机,但朱婉琦说她不会登上飞机。

香港移民局最后一次警告朱婉琦无效后,将朱婉琦捆绑上飞机,伊娃局长在起飞前向朱婉琦道歉。

晚上11点朱婉琪下了飞机向记者表示,对于中国香港的暴力行径表示遗憾,这件事明显违反基本人权,把人权律师以强行遣返方式,实在有伤港台两边的情谊。朱婉琦于晚上11点下飞机,告诉记者,她对中国香港的暴力行为感到遗憾,这显然侵犯了基本人权。强制遣返人权律师确实伤害了港台之间的友谊。

此外,中国香港在7月1日前树立了最糟糕的人权榜样,正式承认“一国两制”不仅失败了,而且完全回到了零。

可以说,一个国家、一种制度、一种制度不是自由和法治,而是极权专制。

即使是中国香港政府的最高行政人员也成了极权暴政的执行者,因此他们必须进行严厉抗议。

作为台湾的人权律师,她在中国香港的人权受到严重侵犯。数十名学生、商人和普通人的拼音与香港政府的“黑名单”名字相似,也被拒绝入境。中国台湾有这么多人受到不合理的对待。然而,她没有感受到中国旅行社(台湾、中国、香港)的积极帮助。

只接到一个电话:“我们已经向中国香港政府提出抗议!”朱婉琦说,台湾在中国香港的代表处表现出的软弱和不妥协,是中国香港政府能够竭尽全力对待中国台湾这么多善良的人的原因之一。

对此,朱万琦对中国台湾政府给予了强烈回应。她说:“中国台湾的总统和副总统正在谈论建立一个基于人权的国家。如果政府不能保护中国台湾人民的人权和持有合法签证的台湾海外人权律师的人身安全,这样一个基于人权的国家是非常有缺陷的。

朱婉琦说,台湾的陈水扁政府应该比以前更严肃地向香港政府抗议。这是为了维护中国台湾人民的人权和尊严,也是台湾政府说人权是一个国家的基础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