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大学生愿意为家人放弃职业。

(陈奕君翻译/自由时报特别翻译)19岁的夏新·刘聪明、自律、有竞争力,云纹·武韫(会弹钢琴,也是一名跑步者),对公益事业充满热情。正是耶鲁大学,美国常春藤盟校之一,在寻找优秀的学生。

她希望大学毕业后继续攻读法律学位,但也计划在家中抚养30岁的孩子。

她说,她的母亲告诉她,妇女不能同时兼顾家庭和事业,必须在二者之间做出选择。

在美国一流大学,如耶鲁大学,一半的学生是女性,学校培养她们在越来越多样化的专业领域占据一席之地。然而,许多女学生不希望这样。他们已经决定为了照顾孩子而放弃自己的职业,并愿意扮演传统的女性角色,做好母亲的工作。

二三十年前,美国女大学生希望毕业后能有一份全职工作,但现在这个女孩说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在有孩子的时候暂停或辞职。

罗塞特教授已经在耶鲁教了38年美国历史,他说,在女权运动的巅峰时期以及之后不久,女性坚信她们有能力平衡全职工作和育儿。但是现代女性回归现实。

令人困惑的是,这么年轻的女孩可能会选择放弃为她们的孩子寻找高层次的工作。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大多数学校没有认真对待。

学校希望这些将来能够领导社会的女学生可以嫁给能够独立养家的男人,这样她们的妻子就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做全职母亲,而不像有些妇女为了经济需要而工作。

许多学生说在家抚养孩子的想法对年轻一代来说并不奇怪。

弗莱恩目前是哈佛大学的一名新生,她说她的许多女性朋友不想全职工作,甚至可能根本不愿意工作。她计划在分娩后找份兼职工作,因为她在学校非常努力,总是感到不知所措,“男人不必面对这种情况。”

雅布·科特目前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新生,他也说孩子家里是否有母亲很重要。她的母亲是一名护士,她直到小学一年级才出去工作。

《纽约时报》指出,很难量化态度的变化,但该报在学年对耶鲁大学138名大一和大三女生的电子邮件采访中不断出现类似的答案。

大学的理念并没有反映十年后的职业选择。

然而,母亲的个人经历似乎是影响这些受访者态度的主要因素。

约六十%受访者表示,一旦有了小孩,就计划辞职或减少工作时间;其中约半数表示希望兼差,另一半则说至少会先停止工作数年。约60%的受访者表示,一旦有了孩子,他们计划辞职或减少工作时间。大约一半的人说他们想做兼职,而另一半人说他们将至少停止工作几年。

两名受访者说,他们希望他们的丈夫或他自己在家照顾孩子。另外两个人说,他们希望丈夫能把孩子带回家,让他们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

然而,受访的女学生表示,在扎实的大学教育上投入时间和金钱是值得的,因为这可以帮助她们在孩子年幼时从事有意义的兼职工作,并在孩子长大离家后找到好工作。

发表评论